广州爱福代怀孕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代孕费用 >

代孕网站良莠不齐

来源:http://www.airunfa.cn 时间:2017-08-09 16:07:49

代孕网”暗流涌动 自称公益性网站

日前,记者在一个网上论坛看到“诚聘代孕志愿者”的帖子:“招代孕志愿者,非色情,绝对真实,高学历者优先,爱心补偿纯待遇4万以上。”在这些诱惑性文字的后面,还附有联系方式和一个网址。

某“代孕网”截图

按帖子提供的信息,记者作为第201463名访问者登录了这个名为“AA69爱心代孕网”的网站。浏览整个网站,发现“服务”功能齐全,分设简介、新闻公告、代孕详介、人才招聘、代孕论坛、代孕留言、捐精捐卵等栏目。

记者随后在某搜索引擎输入关键词“代孕网”,竟发现有不少类似的网站,如Mybb爱心孕育网、19292爱心代孕网、新星代孕网、久久爱心代孕网、重庆爱心代孕网、知心孕育网等等。

记者发现,尽管这些“代孕网”名字五花八门,但对“代孕”的定义基本相同。

何谓代孕?“AA69爱心代孕网”的定义是,在需求女方完全丧失生育能力的前提下,将其卵子与丈夫的精子结合成受精卵,在代孕志愿者的子宫完成整个孕育过程,并顺利生产的爱心互助自愿行为。

另外,这些“代孕网”大多打着“爱心”大旗,声称是公益性网站。“Mybb爱心代孕网”为自己的所谓“公益”性质贴着如此的“标签”——实施代孕的形式和方法对社会无害,对代孕志愿者感恩及尊重,根据需要征集代孕志愿者,代孕志愿者的主观意愿决定了代孕的性质、代孕活动的后果是促进形成充满爱心的社会。

代孕交易方式诡秘 付款流程严密

记者以需求者的身份,给一家“代孕网”打电话。一个自称姓王的女士向记者介绍:“我们的代孕者,一般32岁以下,1米57以上,身体健康,无遗传疾病基因,无流产历史,无深度近视。品行端正,无吸烟、喝酒等不良嗜好。”

“怎么受孕?”记者问,“代孕者可以与男方直接发生性关系?”

“我们建议采取人工授精的方式,但如果双方自愿直接发生性关系,我们就管不着了。”王女士说,“我们的代孕者有打工妹,也有很多是大学生。当然,我们也有生过健康小孩的离异女性,如果您愿意,价格会高一些,因为她们有怀孩子的经验。”

“除了不能生孩子的家庭外,还有其他类型的客户吗?”记者装作好奇地问。

“有一些富人太太,怕生孩子影响身材,也会找代孕的人,但比例不大。”突然,王女士警觉起来,“你问那么多干吗?如果需要了解,我们网站上已经介绍得很详细了。”她说完就匆匆挂断了电话。

在暗访过程中,记者发现这些网站交易的方式异常诡秘,一般是代孕者与“代孕网”在线联系,把身高、血型、学历等基本资料发给网站。需求方根据网站提供的资料选定代孕者,然后“代孕网”派人到代孕者所在地与其见面,核实其真实身份、住址,随后将代孕者接到一个合适的地方,与需求者面谈。如果满意,就安排代孕者到医院体检,体检合格,代孕者与“代孕网”签订协议。

“我们一个月大概能联系3至4个代孕者。”一家“代孕网”的“工作人员”向记者透露,“需求量比较大,很多客户还在排队等候呢。”

据了解,代孕者由此最终获得的“爱心补偿纯待遇款”,一般随着其学历与相貌,从4万元到10万元不等。按“新星爱心代孕网”的解释,“纯待遇是除去生活费、房租、检查费、产费等相关代孕支出的净现金补偿待遇。”

在代孕待遇付款流程上,可谓复杂严密。据“AA69爱心代孕网”公布的流程显示,以7万元为例,在孕前给代孕者付现金生活费每月2000元,确定代孕后付6000元,然后代孕者的生活费用由需求者全包,但不再付现金生活费,代孕5个月付12000元,代孕8个月付52000元,其中35000元存在“代孕网”与代孕者的联名账户里,只有满月及亲子鉴定结束,交还婴儿,“代孕网”与代孕者一起前往才能提取代孕者最后应得的35000元。

记者了解到,“代孕网”的利润都从需求者处收取,一般是信息费5000元起,服务中介费5000元起,交通食宿费2000元以上。“代孕网”及需求者在整个过程中不收取代孕志愿者的任何费用。另外,“代孕网”往往声明,“收取的一切费用,均为网站成本运行费。”

同时,需求者在许多“代孕网”进行预定时,被要求先交纳1000元定金。按“代孕网”的说法,这是为“防范垃圾记者和无良人士骗取志愿者的照片资料。”

“代孕网”考验立法机构和政府的智慧

据了解,目前仍活跃的这些“代孕网”,有的曾经被公安机关查禁。

它们之所以能“死灰复燃”,据警方的解释,是由于其“徘徊于法律的边缘”,要经过研究之后方能处理。工商部门则认为,“代孕网”属于中介性质,对于是否存在经营行为又无法判断,所以也无法查处。

“我国没有任何一部法律明确禁止‘借腹生子’。”杜立元律师表示,“根据卫生部的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》及其他部门规章,在我国禁止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,这意味着医疗机构对‘代他人生育’的技术支持在我国是不合法的;代孕网等其他非医疗机构提供代孕技术更是违法的。但对于自然人之间自愿订立的代孕合同并无相关法律加以规范,代孕所生婴儿的法律父母为谁亦无法可依,代孕完成后代理母亲、代孕需求者和婴儿的权利责任都没有明确的规定,这是需要尽早通过立法加以完善的。”

“由于法律存在空白,如果放开医学代孕,那么就会引发一连串的伦理法律危机。”中国人民大学婚姻法学专家孙若军副教授称,“像现在完全禁止,又会将走投无路的夫妻逼到民间代孕的路上去。”

在采访中,很多人认为,曾经有过很长一段时间,执法者不是依法执法,而是以自己的感情代替严肃的法律,以个人认识中的是非标准,混淆合法与违法的界线。现在的执法者对“代孕网”执法采取慎重的态度,这是法治意识的胜利,更是社会的进步。

“谨慎治理‘代孕网’,这对推动社会观念的进步,比简单地查封一个网站具有更深远的意义。”李明伟教授如此评价道,“尽管有人买就有人卖,这是市场经济下的一条简单法则,但也并不说明‘代孕网’就可以继续不明不白地存在,有关部门应尽快解决这个问题。”,在记者的采访中,很多人赞同这样的观点。

目前,有关代孕的一连串问题仍没有最后的答案。面对这些新问题,面对怎样依法执法的一次生动实践,我国的立法规定和政府的治理措施,应表现出怎样的理性与智慧呢?!